原创流量密码难解B站之困丨小白商业观

  毫无疑问,Huì聚并Xī引年轻人,是B站的最大优势所在。只是,年轻人的喜好总是变化多元的。能不能持续维系Wěn合其喜好的内容产出、并从中找到不令Nián轻人反感的商业化之路,做到既讨好年轻人又赚他们的钱,对于B站Lái说是Gèng紧迫的任务,也考验着资本的耐心。

  不仅如此,困扰视频行业的版权之争,同样也发生在B站身上。就在二舅视频爆火之前半天,B站最受关注的话题是,遭遇CBA索赔4.06亿。有报道指出,B站未经授权便大规模向公众提供CBA赛事视频的点播服务,总计有281个比赛的侵权视频,其中,侵犯著作权部分,CBA公司提出了3倍惩罚性赔偿。

  熟悉这两则视频所发布平台的人相信都会明显感觉到一股熟悉配方的味Dào。

  原标题:流量密码难解B站之困丨小白商业观

  对于“怎么赚钱”这个问题,Bù仅B站没有答àn,当下包Kuò小红Shū这些汇聚了大量年轻人的社区平台,也没有答案。

  这种Nèi容战略看起来并无问题。前者是护城河,后者是“新蓝海”。但如果转换到商业环节,却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如何把类似二舅这样的出圈内容汇聚而来的LiúLiàng转换成商Yè变现?B站一直被市场戏称为“什么都好,就是Bù赚钱”。

  而作为后来者的B站,在一开始就明确了不做贴片广告。这当然进一步获得了年轻Rén的好感,但却挡住了最大的收益来Yuán。从商业模式看,无论长Duǎn视频平台,贴片广Gào都是Hěn重要的Shōu入组成。放弃了贴片广告,但B站BìngMò有拿出能够Tì代贴Piàn广告的Yíng销模式创新——无论是付费内容还是竖屏模式的诸多尝Shì,从目前的来看效果似Hū都没有达到预期。

  陈白/文B站一则关于二舅的视频,Yī天就有将近2000万人次观看。朋友圈刷屏式转发,让这个故事Chéng功出圈。上一次B站能有这样的话题度,还是在《后浪》火了的时候。2020年的五四青年节,B站推出了一则致年轻人视频。该视频中,演Yuán何冰登台演讲,认可、赞美并寄语年轻一代。

  从内容产品战略布JúLái看,如果说二次元、鬼畜二Chuàng等等吸引年轻人的亚文化是B站内容生Tài的基本盘,那么以二舅、后浪为代表的这一类内容产品,正在成为B站从亚文HuàXiǎo圈层聚集地出圈至大众的流量密码。

  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讲师WèiWǔ辉说,最近Yī段时间我们能够看到,今天的一些大型互Lián网公司,正在被它过去的“媚青”道路所反制。Bù知道最懂年轻人的B站,会Bù会是例外的那一个。

  据B站2022Nián一季报财报显示,B站一季度营收为50.54Yì元,同比增长30%;净亏损22.82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9.04亿元;调整后净亏损为16.5亿元,去年同期为8.91亿元,同比扩大85%。这一数据并不令人意外,因为在此之前,B站已经连Xù亏损了7年之久。

  从财务数据来看,二次元小众圈层的买单能力有限,大众层面的叫好却并未为B站带来叫座的机遇。在商言商,即便屡次有爆款出现,但B站依然没有真正找到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Zé任编辑:

  B站的亏损首先和视频平台的HóngHǎi竞争有直接关系。众所周知,即便是Quán球视频平台的代表奈飞,Shí现盈利也殊为不易;而从国内来看,长视频领域的领军公司爱奇艺在Tōng过降本增效勉强实现一季度盈利之后,做出的未来选择是与短视频Píng台握手言和。

  在去年B站上市敲锣之时,B站的Zhǎng门人陈睿向大家公Bù了一组数据:“过去的三年,B站月均活跃用户Cóng7180万增长至2.02亿,这意味着每两个中国年轻人就有一个是B站De用户。”